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株洲男子驾车撞人致死选择一命抵一命跳楼坠亡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1 21:13:01 阅读: 来源: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
8月2日,株洲市芦淞区太子路谭家塅公交车站旁发生一起车祸,一辆面包车撞上一台摩托车,摩托车驾驶员陈勇车祸中身亡,肇事者钟某此后跳楼自杀,他说“愿意一命抵一命。”

一场车祸改变两个家庭命运。被撞身亡的摩托车驾驶员陈勇是家中独子,已到中年的父母成了失独家庭。肇事者钟某则选择跳楼结束年轻的生命。逝者已去,钟某的自杀并不能改变事实,且从法理来说,“一命抵一命”的方式也完全站不住脚。

8月2日晚上8点多,株洲市芦淞交警大队的电话突然响起,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名男子的声音:“我愿意一命抵一命。”

该男子说,自己是当天凌晨一起车祸的肇事者,目前在株洲市芦淞区佳帝酒店,正准备跳楼。

警方接电话后紧急赶到现场,但赶到后发现,该男子已从高楼坠下身亡。警方确认,跳楼男子正是当天那起交通事故的肇事逃逸司机钟某。

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

8月5日,株洲芦淞区栗塘村,面对孙子陈勇的意外身亡,81岁的许娭毑悲痛不已。图潇湘晨报

事件 肇事20小时后跳楼轻生

事件还得从8月2日当天的一起车祸说起。

株洲市芦淞区太子路谭家塅公交车站附近的监控显示:8月2日凌晨0点20分32秒,一辆面包车撞上了一台摩托车。面包车速度很快,撞上摩托车后未做停留直接逃逸。

事发地附近,多位居民表示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,一女士出门查看时,发现公交站牌旁躺着一男子,前方不到100米的位置躺着一台摩托车。

负责调查此事的芦淞交警大队事故室主任周喜爱介绍,警方很快锁定嫌疑车辆。当办案民警联系该车的司机钟某时,后者称“是发生了交通事故,但没有撞人”,并表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。

随后,民警在荷塘区一家车辆维修点找到嫌疑车,并发现面包车前挡风玻璃上有头发。民警再次联系钟某,发现对方已关机。

当天晚上8点多,一男子突然联系芦淞交警大队,说自己是凌晨车祸的肇事者,目前在芦淞区佳帝酒店准备跳楼,“愿意一命抵一命”。

周喜爱回忆,当民警紧急赶到现场时,男子已从高楼坠下。警方确认,跳楼男子正是肇事司机钟某。

警方透露,坠楼前,钟某还曾向亲友发送“轻生”的短信。

佳帝酒店保安龙先生介绍,“(钟某)开了房,31楼,窗户都是封死的,他是撬窗跳下去的。”目击者称,死者看起来还很年轻,30多岁的样子。受害者家属曾怀疑,肇事车辆并非钟某所有。8月5日,记者向芦淞交警大队求证时,对方表示案件还在继续调查之中,暂时不便答复。

责任 车祸遇难者家属表示不追究

8月5日下午两点,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潇湘晨报记者赶到靠近太子路的株洲市芦淞区栗塘村陈家,在车祸中去世的摩托车驾驶员陈勇的父亲陈志龙正在忙着料理后事。

“我现在不去想那些事,肇事者跳楼了,也不想去追究什么。”陈志龙说,他们选择8月6日这天让儿子入土为安。

谈到肇事者跳楼,陈勇的奶奶许娭毑表示不能理解。“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走极端,家里的父母该怎么办?如果有困难,我们会体谅的,也不会霸蛮为难他。”许娭毑向记者询问肇事者的情况,并表示希望两家能够交流一下,“他们家里情况肯定也不好,交警要是告诉我们对方的信息,我们还可以去看看。”

观点 交通肇事不能以命抵命

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董事、湘潭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陈平凡表示,“一命抵一命”这种说法不成立。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、《刑法》等有关规定,交通肇事后逃逸,并已构成交通肇事罪的,肇事者将受到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处罚;如因逃逸造成人员死亡的,将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处罚。“在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前,肇事者主动给交警部门打电话承认事实,可依法认定为自首。如果事后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,在法院审判时可以获得酌情减轻处罚。”

陈平凡也强调,肇事司机自杀,其刑事责任不再追究,但民事责任不能免除。

故事

孙子曾提醒奶奶出门要看车

受害者陈勇的父亲陈志龙介绍,陈勇是家中独子,今年26岁,身材高大,孝顺懂事,是一家人的希望。8月1日晚上,儿子接到朋友的电话,骑着摩托车出去了,没想到发生了意外。

家人说,事故发生后,陈勇的奶奶许娭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,许娭毑今年81岁。“勇伢子高高大大,对长辈很孝顺。”见到记者到来,多天没怎么说话的许娭毑还是开了口。

许娭毑说,陈勇从学校毕业后,先去深圳打工,后来回株洲创业,开了一家修理店,做了几年。因竞争太大,陈勇就回家跟着父亲做事。许娭毑记得,出事前几天,陈勇还跟自己说,出门要注意安全。“他知道我喜欢打麻将,还特意提醒我,出门走在马路上要注意车辆。”

陈勇亲戚介绍,许娭毑一共有五个儿子,陈志龙在家排行老四。去年正月,陈志龙父亲去世,几个月后,许娭毑迎来八十大寿。“子孙们都来了,一家人摆了几桌,娭毑很高兴。”

对于陈勇的意外去世,许娭毑说不能接受,连续几晚都睡不着觉。“勇伢子走了,谈不上儿孙满堂了。”每次提起陈勇,许娭毑都会长叹一口气,眼眶一直是红的。

格斗之皇飞升版

烈火如歌九游下载

长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