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北京养老院一床难求7千人排号入住需等10年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2:04:57 阅读: 来源: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

北京养老院一床难求 7千人排号入住需等10年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对于年轻人来说,养老院是一个特别遥远和陌生的词汇。它似乎是一幅没有色彩的、静止的、无声的画面:衰老、病痛、孤独、无助。  很多人看了《桃姐》以后都特别感动,因为,这部电影会让我们想到我们的父辈,或者是我们的爷爷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。他们也老了,他们也需要照看。当我们力所不能及的时候,或是他们认为我们力所不能及的时候,他们和桃姐一样,想到了一个地方,那就是:养老院。  张淑清,男,67岁,瘦削,单薄,1965年入伍,上过战场打过仗。  张淑清:我65年当的兵,当了23年转业了。66年我当兵第二年,也就是军贴拿7块钱的时候到越南援越抗美。  1988年,张淑清转业到北京的一家事业单位工作,他说,自己开始想到养老院,挺早的。  张淑清:我们老两口都有这个意愿,我们当时定的是只要老两口有一个人需要照顾了,那我们一块去养老院。因为一个人需要照顾,另一个人也老了,他老照顾,弄不好他也不行了。  除了顾虑到这些,张淑清说,他也不想麻烦孩子们。  张淑清:因为他们都工作,特别是他们都有了一个淘气的小孩子,你麻烦他们,根本做不到。  2005年,张淑清老人退休了。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他,在这一年,被检查出肺癌。  张淑清:得癌症了我,肺癌晚期。  虽然身子骨恢复的还算行,但是,张淑清还是想到了养老院,他开始闲下来的时候就四处打听、联系,但是,每一次都是让他很失望。  张淑清:我得了病以后就去,7年了。首先我打听的是北京市第一养老院,我就跟住那里边的老人聊,根本进不去,排队根本排不上,已经排队的就好几百人在后面排着呢;后来看了广告,东方养老院,远郊,可是考虑太远了,就没去。  去年(2011年),66岁的张伯伯的病情稍有恶化,他再一次想到了养老院。  张淑清:去年我的病有点重,所以我就赶紧联系近处的,近处的就是广安门旁边的,广外街道办的,去年我就挂上号了,我就排上队了,但是到现在也没给我信,也没让我去住。  一样苦等着那张床位的,在北京,还有很多。来自北京市民政局数据显示,截至2011年年底,养老机构总数401家,其中公办215家,民办186家,每百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是2.9张。北京养老,一床难求。  第一社会福利院是北京市被坊间称为“标本”的养老院,位于朝阳区华严北里闹市区中的静谧之处。这个几年前,张伯伯排队要等几百人的福利院,今天(27日)记者以家属身份两次致电咨询,得到的答案是,前面排了7000多人,得等。  养老院:现在排了好几千人,七千。  养老院:现在没有床位,对,排队。  第五社会福利院,同样是北京市公办福利院,得到的答案依然是,得等。  第五社会福利院:现在没有空房间,我们在院的老人都是60岁以上完全能自理的老人,老人一旦出现问题就得离院了。我们这是没有护理人员的,就是要老人亲自来排队登记的。  记者又致电多家公办养老院咨询,得到的答案也都是,床位已满需排号,可以想象,如果是确有需要的老人,一家家打听下来,是怎样又希望到失望的过程。  公办养老院,难进,186家民办养老院,是否容得下安度我老年的一个床位?  记者致电位于北京东南四环的康梦圆老年公寓,这是一家位于“城里的”民办养老院,设施完备。  康梦圆老年公寓:设施的话就是酒店式的,内部的设施像房间的话是有电视、冰箱、电话,有独立的卫生间,24小时的热水。一层我们有功能区,就是包括有阅览室、健身房、娱乐区这些,可以写书法,可以做手工,可以上网。  康梦圆有床位,但是,在入住前,你可能得先掂量掂量,自己是否能够负担得起。  康梦圆老年公寓:双人间的话大概是一张床位连吃带服务带住的话是4千块钱左右,小的单人间没有了,大一点的就是6千多了。  北京市人力社保局数字显示,北京今年1月1日起,全市198万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将按人均月增230元的标准进行调整,调整后,月人均养老金水平,调整后的数字是2510元。  来自民政部的数字显示,现在,我国每千名老人建有的养老机构床位数是15.9张,低于发达国家50到100张的数量,也低于发展中国家20到30张的水平。  有这样一首经久不衰的爱尔兰情诗: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。现在,我们面对1亿6千7百万中国老人,我们如何爱你们,衰老的脸上,痛苦的皱纹?我们只能期待。

alevel考试辅导

ib课程辅导

ap课程辅导

ib数学辅导